【行者与木头游雾都重庆】寻找山城老街与蒋介石黄山官邸
好友结伴      重庆市
帖子 15539 / 粉丝 0 2018-12-28 21:48
我要评论
      这是一篇旅行游记
出发日期:2018-12-19 人均花费:40元

木头,lD名:木头而已,原太平洋汽车网四川论坛版主,因为好友鸣不平而怒发冲冠,一气之下拂冠而去。俺认其为汉子,本相约于其家乡:荣县,不想他到重庆办事,就满足他寻觅抗战时山城重庆的遗迹,寻找那一代人的血性之迹。

1/ 老街龙门浩~中国最早的通商口岸之一

木头一大早就开车赶到我家,然后我们开车首先赶到龙门浩,中国第一批通商口岸之一。

龙门浩在八十年代时还是一个人声鼎盛的居民区。而在抗战之时,这里则是美国等国大使馆的所在地,江对岸则是重庆商品集散地望龙门、储奇门等码头,随着城市变迁,这里的居民逐渐搬出,龙门浩也成为了一个只剩老人守护自已记忆的地方。

进入龙门浩,首先来到的就是抗战时在此落地的美国大使馆,这里也成为中国联结二战时反抗法西斯同盟的盟军军事、情报的中心之一。

站在美国大使馆平坝前下望,山城的城市特点一目了然。城在山中建,出门就是坡。

龙门浩还处于重新恢复建设之中,有些地方还没有开放,所以参观是免费的。这四个大空调压缩机也充分体现出重庆人码头文化的精髓,粗广而不居小结,至于影不影响建筑整体风格,从来不是重庆人考虑的范围之内。

好个重庆城,山高路不平。山高路不平,好个重庆城。山的城,海的量,海的量,山的城,山城海量,海量山城……一首流行于八十年代末的歌曲,四句话反复重复着,这也算是体现了重庆这座山城的城市文化的一部分吧。

展现重庆这座城市特点的桥梁与老街融为一体。二条江环饶一座山的城,十多座大桥,构成新的重庆城独特的城市风貌。

木头出镜。

书店的陈设也充满了重庆山城的地域特色。

龙门浩的青砖黑瓦让我立即想到了千里之外的镇江西津渡,只是那砖和瓦有点细微的差别。

木头在选书。

购买了几本介绍重庆风貌的书。

正在恢复重修的建筑随处可见,所以拍摄时必须要随时注意选择合适的角度,以避开那些杂乱的建筑材料。

现在的老街包含18栋历史文物建筑,分别为重庆海关别墅旧址、美国大使馆武馆处旧址1号楼、美国大使馆武官处旧址2号楼、新华信托储蓄银行、意大利使馆、南岸枣子湾32-35民居、美国使馆酒吧、周家湾别墅、白理洋行、洋行仓库群、米市街1-1号、董家桥7-11号、永兴洋行高管住宅旧址、董家桥42号、董家桥43号、下浩与正街45号、觉林寺报恩塔等。

这个时候,一辆轻轨列车穿过东水门大桥。山城独特的地型特点,决定了这座城市的轨道交通必须是地铁和轻轨相结合,这也是这个城市独有的特征。

东水门大桥。

老街是属于老重庆一代人的回忆 今天的年青人不曾参与,但是从属于整个年代的水泥地小院和夏季能覆住整个矮楼群的油油的老树中 可窥得一二,也许那个年代的记忆总是相似

今天的龙门浩老街已经没有原住居民了,都是一些商埔在经营着一些与这个城市不塔界的商品。码头文化的城市与苏杭的精细,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同的元素。

龙门浩月曾经是重庆十景之一。而古老的老街也记录着山城一段段历史记忆。1891年,重庆设定海关【南滨开埠】,龙门浩码头成为中国最早对外开埠的内陆通商口岸。

继1898年2月,立德乐洋行主人立德乐自任船长成功开辟川江航线,从此停靠在龙门浩的国外商船接踵而至,各种洋行相继出现。

1937至1946年间,美、苏、英、法、澳等30多个国家先后在重庆开设大使馆,其中意大利使馆落户于龙门浩。

而东水门大桥的建成,一度也让老街落寞。

现在开发商重修老街的同时,把周边的高挡住宅区联为一体,不知道这是不是不重视老建筑的重庆人的一种另类保护。

山城。

爱读书的木头。

老街

与木头互拍。

老街上的小景。

千杯少,山城人的性格。

一个很有山城建筑风格的小景,以前很多,现在消失的差不多了。

山城的特有特征。现在开发商是直接削平这些小山头,最大化的获取开发空间,当然也便利了艰难的上坡下坡,山城也失去了自已特有的魅力。

人造小瀑布。

乐于助人的木头。

离开龙门浩老街,我们到南山一棵树的泉水鸡吃了一次重庆特色菜:泉水鸡,5斤的鸡才211块钱,超便宜,味道也很不错。

2/ 黄山蒋介石官邸

黄山蒋介石官邸。抗战时重庆作为陪都,一共有四座蒋介石的住处。其中主要有位于渝中区中山四路36号的现重庆市委大院,有行政院和蒋介石和宋美龄的住宅,但因为是政府机关办公之地,这些地方并没有向公众开放,现在主要开放的就是这黄山蒋介石官邸。门票:20元/人,停车费:5元。

我曾经在二十年前,黄山蒋介石官邸没有开放的时候来过这里。那时待从室这些地方还没有开放。

蒋介石从1938年12月到1946年在重庆期间,曾在此居住。重庆担当陪都的历史时期,蒋介石和夫人宋美龄大多数时间工作和生活都在南山的黄山官邸——云岫楼。那时,在重庆的中国政府最高指令几乎都酝酿和产生于此。南山的蒋介石官邸,历史性地成为了中国八年抗战征途中最有力的见证。

作为中国国民党人来讲,这里是他们最值得自豪的一段历史,所以在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主要领导人都曾来到这里,回顾这段历史。

侍从室本质上是蒋介石的幕僚机构,但因为彼时的蒋介石党政军大权集于一身,所以其侍从室的地位也就格外之高。这从先后出任侍从室的主任及各处处长的人选中可看出,几乎都是国民党的核心人物:钱大钧、林蔚、贺耀组、张治中、周至柔、陈布雷,周佛海、张道藩、陈果夫、俞济时、朱家骅、王世杰、陶希圣等。

从待从室出来前行二、三十米,再上这个台阶,就是宋美龄居住过的“松厅”了。

这里也是仅次于蒋介石的居住地“云岫楼”的黄山官邸中第二个的建筑。

二十年前这里已经可以参观了,今天重游,这里增加了很多的介绍文字。

“松厅”依傍山势建在双峰夹峙的一抹人造平地边沿,背负深涧,面对峰隙,取东向朝阳角度,垒青石为基。筑起一座长约25米,宽近20米的长方形中西合壁式平房。前左右三方,连结着不下于三米宽的回廊,一色衔样平滑的松木地板,与室内地板连成一片,想必是夏夜纳凉,冬就暖阳的所在。

进门首先就是两个大间,隔以木扇,便于敞开联通,或是客厅兼作舞厅;小型聚会,一厅尽可;大型宴乐,隔扇拆开,加上回廊都能派上用场。

兼顾开会的会议室。

两个大厅的宋美龄字画,都是由台湾的国民党中央党部提供的高仿品。

在回廊平列有着镁空图案、直平厚实的木质双合大门的前房三间,南侧拐角有窗的一间,阳光充足,可能是主人的春秋季卧室。

其后房也是三间,不过因中间凹进列眺望山外远景的望廊隔断,使整座房子形如半个“工”字,或像一把中国的旧式锁头,由于凹形望廊占去一些面积,开间要比前房小些。南面紧接前房的一间,可能是住亲随人员的,北面并列两间,房顶突起壁炉烟囱,当是主人的冬季卧室。在此卧室之北,随着自然地势的升高而附筑的一楼一底,为厨房和卫生间。

从松厅下台阶仅二十米远的地方就是宋蔼龄和丈夫孔祥熙居住的“孔园”了。

二十年前孔园还是大门紧闭,现在和待从室一起开始接待游人了。

东水门老城门旧貌,现在重庆城内仅剩下的二座老城门了。不过我们这里的城市管理部门却十分可怜的把那些吊脚楼给拆掉了。在城市管理上,重庆人的思想观念至少落后上海等地十五年以上。这是一个不尊重自已历史的城市。

这里是孔祥熙和宋霭龄的二女儿孔令俊(后改名为孔令伟)的别墅,是黄山别墅群中最大的一所建筑,也是孔二小姐在重庆所拥有的别墅中面积最大的。

这个孔二小姐身份可不一般,她从小就跟随在宋美龄身边,膝下无嗣的宋美龄视其为己出。别墅门前当年留下的四棵名贵的“四季桂树”树龄都近百年,非常珍贵,由此就能看出宋美龄对她的爱。

谈到了孔家,就不能不谈到当时的宋家三姐妹。由于政见的不同,抗战前宋庆龄是很少与姐妹来往的,而在抗战之时,面对民族危亡之机,全国人民放下政治分歧,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这个时候的宋家三姐妹也是关系最融合的时候。

1942 年中秋节,在宋美龄的努力下,宋家六兄妹在重庆黄山官邸赏月,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团圆。

在中国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家庭的团圆是最神圣的。尤其是宋氏这个与中国命运紧紧相连的、在全世界都名声显赫的家庭里,他们的家族聚会远超过普通家庭团圆的意义。八月十五的满月非常好看,黄山官邸的宴会厅里甚是热闹。

宋氏兄弟姐妹六人以及他们的家眷、司机、卫官足足摆了五大桌。十几名侍者身穿全套白色制服,有的在一旁悉心伺候,有的满头大汗跑来跑去。五个大大的餐桌上摆满了高级厨师做的名菜,还另有点心、水果、冰淇淋。

从“松厅”前行一百多米的高坡,就到了蒋介石的住宅“云岫楼”。

二十年前第一次来到这里,“云岫楼”并没有开放,所以我在当时处于年久失修的大楼前仅多停留下眼光,并不知道这幢楼的历史背景。

国民政府迁都重庆后,蒋介石刚开始是住在重庆市区的上清寺,但因为日机轰炸,很不安全,便另觅地点,选中了黄山,找到士绅黄云阶收购了这片别墅。从此黄山就成为蒋介石在重庆期间最主要的官邸,事实上也成为中国政府对日抗战、也是整个远东地区反法西斯战争指挥中心。

蒋介石搬到南山后,日军得知了这个情报,曾多次派出飞机轰炸,但是都没有被炸到。因此,蒋介石在日记中多次提到非常喜欢黄山,不仅仅是因为环境优雅、令人放松,可能也有这里带来的一份幸运。

与木头(右)在“云岫楼”前合影。

这栋楼建于1925年,为中西式三层砖木结构建筑。他修建在一条狭窄石梯之上,道路两旁苍松覆地,楼下建有防空洞,四周环境宜人,还可很好欣赏群峰争秀。当年蒋介石的卧室在二楼,在卧室就能欣赏到山中最令人神驰的风景。

在这里,完成了中国抗战的绝大多数战略决策。

这里也历史性地成为了中国八年抗战征途中最有力的见证。

蒋介石的卧室

官邸被炸事件: 1941年8月30日,蒋介石正在黄山官邸召开军事会议,突然遇到日机空袭。呼啸而至的炸弹在云岫楼及其附近爆炸,当场炸死卫士 2人,4人受伤。蒋介石与参会人员忙躲入防空洞,才幸免于难。

为什么这次轰炸目标如此准确?据日本陆军航空队第三飞行集团团长远藤三郎回忆,他从离任的意大利驻华大使怀利·贝克口中知道了黄山官邸的具体位置,随后又收到蒋要召开会议的密电,这才制订了针对蒋介石黄山官邸的空袭计划。

这里也见证了抗战中众多中外史上的历史风云。1942年3月9日晚上,蒋介石和宋美龄就在他们的黄山官邸举行宴会,宴请刚抵达的史迪威。应该说,黄山的初次会面双方都很友好。可随后中国远征军首次入缅作战就令两人产生杯葛。蒋介石有了第一次撤换史迪威的想法。

1943年,在制定缅甸反攻计划时,蒋和史之间再次发生冲突,地点依然是在黄山。随后双方在关于对中共进行军援的问题上再次闹僵。蒋介石于10月再次向罗斯福提出撤换史迪威,仍被拒绝。

虽然,史迪威最终被撤换,但蒋介石与史迪威谁都不是真正的胜利者。正如一位学者所言:“史迪威带给蒋介石政府的既是巨大的帮助,也是动摇根基的冲击”。

1939年8月8日,希特勒的密使戈宁来到重庆黄山官邸,要与蒋介石密谈,蒋介石却叫宋美龄接待,说是 “凡我夫人的谈话,一概就是我的谈话。”戈宁说他是代表希特勒前来斡旋中日之战,双方讲和的。宋美龄问他:“你们取得了日本方面的同意吗?”戈宁说取得了。她问:“怎么个和法?”戈宁说恢复到“七·七事变”之前的状况,中日亲善。宋美龄严词拒绝:“敝国领袖蒋中正,我本人,敝国的全国政府官员、全体将军、军官、士兵,以及全体国民万众一心,誓与日本侵略者血战到底!一定要把侵略者全部赶出中国国土!现在、将来,都绝不和侵略者——日本强盗讲和!”

从“云岫楼”下坡百米,我们去参观草亭。

忙碌于拍照中的木头。

官邸区内的“草亭”是1945年美国总统杜鲁门的特使马歇尔住的地方,位于云柚楼山下的中式平房,因屋顶盖的是茅草,故名为“草亭”。官邸门前左面山上建有一幢“云峰楼”,是宋美龄为宋庆龄避暑而建的,但宋庆龄从未来此住过。我们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云峰楼”。

这里也是蒋经国离开重庆时的最后一个居所,“草堂”也因此成为了一个时代剧幕的见证物。

评论
全部评论
沙发 刘木头2013, 2018-12-28 22:09:09
路过看看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