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回复:0

小囚徒

\"收藏此主题\"

搁浅滩涂de鱼

 
 
注册:
2018-08-01
 “哥哥,你来了吗?”孩子的眼掠过一丝微光。

    我点点头。

    阴暗的房间带有一种腐旧的气息,是那些残旧的木柜子、木椅子散发的。冷,在这空空荡荡的房间不断涌起。墙上快剥落的白色表皮,零零散散的。只有一些蜘蛛还在角落织网,那像是孤独无助的影子。墙上的摆钟还静静的晃动,也成了宁静下唯一的不宁静。

    只有一扇窗还能透过一丝阳光,想告诉别人,外面已经是晴天了。

    孩子勉强地对着我笑,他是趴着在一张长椅上的,口里不断喘着粗气。紧接着缓慢地用一只手撑起了自己疲惫的身体,吃力的让自己坐起来。他战战兢兢的斜眼看着我,仅靠深陷的眼神迎接我的到来。

    “哥哥,你——快来这边坐坐。”孩子指了指他旁边的椅子,声音却有点接不上。

    我轻轻地坐了上去,看着眼前的头发凌乱,几乎把他的苍白无力的脸给遮住了。

    他为我的到来感到高兴,即使偶尔他会打个激灵,不断颤抖。孩子僵硬的展开了笑容,他抬起了他的头,几条疤痕在仅有的微光中显得凝重。但他依然努力让自己显得更加快乐,他挽起已经发霉的破烂衣袖,在前方比划了一下。

    孩子的这种愉快,却不知道该怎么释怀,使得彼此沉默了。冷也停了,只有窸窸窣窣的几声,蟑螂的来回走动,维持着一点响声。

    不知过了多久,孩子把头转过来。他低沉而沙哑地问:“哥哥,你喜欢玩玩具吗?”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

    这时,孩子从他的身后黑不见底的地方,摸索起来,找到了一条灰黑色的小木棒。他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向我递来。“看,这就是我的玩具。”

    我疑惑地看着他,然而他的笑容却异常灿烂,在不规则的脸上带有小孩子的萌动。

    他看出了我的疑惑,紧接着嘻嘻地笑道:“这条木棒可有趣了,它能打蟑螂,能打老鼠,能搞动蜘蛛网。还能装成老爷爷般走路。”

    说完他吃力的从长椅子上走下来,拿起这条小木棒,顽强地撑起地面,装成老人一样佝偻着身子,缓慢的向前走几步,没几步就喘起粗气的坐在了地面上。

    “就像......这样,哥哥。”他不断喘着,然后再用木棒在地上打了几下,发出咚咚几声。“再把这些怪物,蟑螂——老鼠都打死。”他呲牙咧嘴的,语气重了,眼睛忽而变得犀利起来。

    我站起来,正想走向他的身边,这时候门外的走廊响起了脚步声。

    “是他!他......回来了。”孩子突然大声尖叫了起来,惊恐万分,然后撕心裂肺的说道。

    我只好再次坐回黑暗中,看着眼前的孩子。他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力气,再次迅速地撑起了他的身体,眼神弥漫,扔开了他手上的玩具,惶恐的像面前的一个残旧木柜走去,像老人般佝偻着身子钻进去,然后关上柜门,他是不断颤抖的,木柜都抖了。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满脸酒气的大男人出现在门口,他摸索着黑暗,手里还拿着酒瓶,一个踉跄,颠了一下,然后嘴里不断咒骂。紧接着他顿了顿看着前方的黑漆漆一片。

    “我的小乖乖,你在哪里呢?我给你带来了面包哦。”男人说道。但偌大的房间没人回话,只有男人的声音在回荡。

    “出来嘛!”男人瞪大了双眼,不断探索黑暗中,但依然是静悄悄的。

    男人把食物和啤酒都扔在地上,在黑暗中摸索着,但他是径直走到木柜里的,一打开木柜,里面就是不断颤抖的孩子。

    “我的孩子怎么那么笨,就只会呆在一个地方。”男人怒气冲冲的说道,说完顺势捉起孩子的头发,把他起扯了出来。孩子就像一个受罪了的羔羊般,无力的眼神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左右看着,看到了孩子的玩具,那条木棒。于是扯着孩子走向那条木棍旁,捉起木棍,在孩子手脚里不断狠狠的揍过去,孩子没有哼声,因为每次都是这样。

    男人打了几下,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放开了孩子,看了看手机,醉气满满而狠狠的说:“算你走运,看我晚上再收拾你。”

    孩子趴在地上,无力的摇着头。只听见前面的大门‘砰’的一声重重地关掉了。

    孩子看见男人离开了,吃力的撑起自己,爬着向前渡去。爬到了门前,勉强顺着门爬了上来,动了动门锁,然后眼神又黯淡下去。

    我依然在角落,他转过头来顺着暗淡的光线看到了我,忽然笑了起来,笑得特别的灿烂。

    “我想门锁了,他应该——回不来了。”孩子咧开了嘴笑,眼神既痛苦又安慰,含着一点泪水。

    “我也出不去。”他忽而又低声的说道。

    我站了起来,并不没有向孩子的方向走去,而是向面前的柜子走去,因为有一个东西吸引了我,那是一张照片,它正静静地呆在桌面上,被一点微光照射。

    “那是我妈妈,中间那个是我,再旁边是那个魔鬼。”孩子看着我望去照片,嘴里唠叨着。

    照片中的人都笑得很开心,他们都很幸福。

    “以前,咳..咳”孩子忽然咳嗽了两声。“妈妈还在的,好像是很久以前......好像又是前不久,忘记啦!就是她跟魔鬼吵架啦!然后走了没回来了。”孩子的说道,忽然掠过一丝微笑。

    孩子拿起了地上的面包,吃上了两口,又把啤酒喝上了两口。再次爬着门旁,动了动锁。

    “开不了。”孩子无奈的说着,又再次坐在了地上。

    我久久的看着地上的他,看着他不断的**,像一个弦生锈了的吉他,沙哑沉寂。

    光线开始变得更加黯淡了,墙上的钟敲响了报时,六点了。夜色即将降临了,世界又将泯然了光亮。

    孩子的眼睛也随之更加失色了,他再次彷徨的爬着门旁,重复了好几次的动作,但锁依然锁住,并没有两样。

    光线更加淡弱了,只有那一扇窗还有一点披洒下来的光线。孩子看着黑洞洞的大厅,摇了摇头,像害怕一样,于是缓慢的再次拖起他臃肿的下身,向了窗前的方向爬去,向着有光明的地方冲去。

    我也来到了窗前,他也缓慢的爬上了窗前的椅子上,刹那间,一阵月亮的暖光弥漫在了他的身旁。透过防盗网看到仅有的天空,繁星点点,闪烁得异常美丽。整个偌大的星空,星星像孩子一样点缀在月亮的旁边,它们不孤单,很明亮。

    孩子看了看我,轻轻地提起了他的手,指住远处的这些淘气的‘孩子’们。

    “哥哥,好多星星,好漂亮。”孩子欢愉的说道,眼神再次闪烁。

    风吹动了他的发梢,在星光下面飘逸。月亮还原了他稚气的脸,一个本该白皙的孩子。星星幽幽的光在夜色中抛出一道锦线,它们也在也在摇晃,像大海的灯塔,照亮每个人的内心。

    我也顺着他的手望向了天空,在银河的闪烁下恬静,安详。

    “你说星星的世界是不是很美呢?哥哥,你能带我去吗?”孩子略带羞涩的说道。

    我没回他,静静的看着这个星空。

    “我不想呆在这里,我讨厌这里。”孩子静静的说。

    云忽而遮住了月光,大地又黯淡了起来。月亮都不见了,躲在云后了。

    就在这时,远处的门外走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孩子的身体又开始随着这声音颤抖起来,他惊恐的睁大眼睛,嘴里不断呼呼的冒着热气,温度降到了零下,冻结了零碎的画面。他的手无力的垂下来,头不断的摇着,他的噩梦又开始了。

    云悄悄消逝掉,月光再次洒下来。星星再次变得美婉,唯美。他的双眼再次从大厅的漆黑中回到星光里,慢慢的由惊恐变得平静,平缓,默然。

    他再次张开双手,想拥抱这片天空,他嘟起他的小嘴,闭上眼睛,想亲吻这些星星。

    门被撞开了,孩子的妈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的都是警察。妈妈忙冲向窗前的小孩子,但小孩子一动不动,他嘟着嘴,已经静静的闭上了双眼。妈妈不断摇着她,摇着他,不会再有人来欺负他了。

    眼前是一片美婉的星空。

    孩子站起来了,那是他的灵魂,他站在了我的身边。

    他像我一样,背后插上了纯白翅膀,头顶涌现了一圈光环。我牵起了他的手,向那片星空飞去,那里不再有孤独,不再会有颤抖,只有那星星在不断闪烁。
------------
 
回复本楼

太平洋汽车网全新推出“太平洋车友会”;来太平洋车友会,结识志同道合的车友了解详情>>

未登录用户

只可添加一张图片,多张图片请选高级模式

高级模式
温馨提示:回复超10字可获1金币,有独特见解超30字可获3金币,灌水用户将扣除金币并锁号处理。希望广大车友共同维护论坛的友好回复氛围。
常用表情

支付宝扫码询价
领最高888元现金红包

关闭